Litter Box

ID:Nicca
◇◇◇
近期:SW|Voltron
Poe/Hux
Sheith

孤僻人士,严重社恐,留言不一定回复,望谅解。

【SW kylux】流亡者

CP:Kylo Ren / Armitage Hux
分级:R(暴力)
⚠:很虐,大概可能也许没有敏感词,但是所有警告都有,非常惨。

非常不适合过年看。


这篇跟流放地、入侵者一样属于第一秩序战败系列,很早以前就写了一半,看完ep8以后找到这篇觉得太蠢了,于是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如果流放地是“卷款潜逃,隐居养猫”,入侵者是“移情别恋,貌合神离”的话,这篇大概是“互相折磨,至死不改”了吧(。

★★★

从峡谷中的哨站取到雇主需要的货物后,凯洛返回山崖上的降落点。


归途的尽头,赫克斯站在舱门前眺望远方。狂风卷起他的斗篷下摆,差点将他整个人掀翻在地,他手忙脚乱护住自己,无暇顾及窜出兜帽的红色发丝。

大量沙子随风涌来,一场沙暴将至。

凯洛快步靠近,顺手将他拉回飞船。


“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不要离开船舱。”淋浴间里,凯洛把头发中的沙粒冲掉,他们几乎什么都缺,幸好水和燃料还是足够的。

“出什么事了?”刚被洗干净的赫克斯光着身子倚在淋浴间门口,凯洛在他身上留下了许多红色指痕,他边揉着被捏疼的地方,边观察对方情绪里微妙的变化。

“我取货时看见几个行踪可疑的人,出于谨慎读了其中一人的脑子。他们的人,一群暴徒,在沙暴结束后会杀进来,看那阵势哨站里的人都活不成。还好货已经取上了。”

“从哪儿杀进来?”赫克斯好奇地问。

“南面,刚才你盯着的那条小路。”

赫克斯若有所思。

“我刚才就在想,那条路即使封上对里面的居民也没什么影响,甚至还……”他小声说道。

凯洛关上水阀走出淋浴间,拿起毛巾在身上擦了擦,套上裤子,将毛巾甩在赫克斯湿漉漉的脑袋上。

“那又如何?”凯洛绕过他。


风咆哮着卷起地上沙土,野蛮地纠缠彼此。凯洛独自一人在驾驶座上,回忆再次袭来。


昔日的塔图因,索罗父子坐在千年隼驾驶室里看着窗外沙暴来袭,年幼的本被吓坏了,哭喊着要妈妈,韩摸着男孩的脑袋,笑着向他保证他们不会有任何危险……

他仿佛还能感觉到那只手的温度。


“伦?”身边真实的体温把凯洛思绪打断。

赫克斯温顺地站在一旁,低着头,欲言又止。一身宽松的衣服显得他比平时还瘦削,潮湿的头发在驾驶舱的灯光下红得鲜活,反衬得苍白的皮肤更加缺乏生机。

他们的触碰使原力在现在与未来的屏障上打开了一条缝,透过缝隙凯洛看见了山崖崩塌,尘与土向峡谷里的不速之客倾泻而下,他在这个预感里寻找赫克斯的身影,却被飞沙走石掩盖了视线。

“有话直说。”

“你昨天还在抱怨货舱的炸弹留着危险处理起来又麻烦,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。”

“少管闲事,宇宙里每天都在死人。”凯洛冷漠地说,“不要在毫无意义的善举上浪费时间。”

“并非毫无意义,而是有利于我们。我们还需要这里的生意,碰巧那些炸弹稍有不慎都会爆炸,这是个好机会,不是吗?”

凯洛的意念在赫克斯身上摸索,渴望看得更远,却只探到了他脑中的画面:星际频道里某个茶余饭后的谈话节目,赫克斯过去的重重罪行与童年不幸都被翻出来调侃剖析,越描越黑。毁灭了霍斯尼安星系的恶魔不过是一条自以为是的丧家犬。


“你不是。”凯洛打断他,“共和国侥幸得以再次崛起,需要一个为自己的无能开脱的对象,他们仍不会吸取教训,很快将再次面临瓦解。”

赫克斯的脸微微抽搐,又归于平静。

“伦,我看到那下面有很多孩子。”

凯洛闭眼,赫克斯记忆里的贾库透过原力向他展现出来,阴影中的红发男孩对着阳光露出厌恶的表情。

“这个哨站里的人全是人渣,他们同样该死。他们的孩子会在这里长大,人渣的小孩只会被养成人渣。”凯洛想起离开时那些小孩看着他的表情。

“他们可以选择离开,变成别的样子。求你了,伦,我想帮他们。”

“他们跟你不一样——”凯洛加重语气,“你,一个不堪一击的失败者,指望自己能改变什么?让这些人感激你,谅解你,把你当作一个英雄?你什么都不是,你甚至该为此感到庆幸。”他的注意力回到窗外。

赫克斯默不作声,波澜不惊的表面却几乎难以遮掩即将爆发的怒火。

“只要在暴徒们靠近的时候引爆悬崖上的炸弹,掉落的石块足以削弱他们,逼迫他们撤退。然后我们马上离开这里。”他的语气坚定,“伦,我保证我们不会有任何危险。”

“够了!”这番话刺中了凯洛,他举起右手向赫克斯挥去。

赫克斯的背部重重摔在地上。他惨叫一声,凯洛起身站在他面前,看着他因疼痛蜷成一团。

“你知道违抗我的后果。”

在第一秩序的全盛时期,高高在上的凯洛无数次公开羞辱他,逼迫他屈从。

“我更害怕那些炸弹会在半路炸开,难道你不害怕吗?”赫克斯抬头,露出阴冷的笑容。

当然,他从未真正屈服。

凯洛咬紧牙关,狠狠踢了他几脚。


沙暴来了。


凯洛从赫克斯身上支起身体,向后退去,坐在驾驶座旁的地面上喘着气,大汗淋漓。地上的赫克斯裸露的后背对着他,红色的痕迹在本无血色的肌肤上蔓延。

“你以为这是惩罚吗,伦?”赫克斯支起身体望向身后的施暴者,淡淡笑道,“我完全不介意你对我做任何事情。”

——我知道你离不开我。他心里得意地说,凯洛能感觉到。

“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到教训?”凯洛低声感叹,他用手抹去满脸汗水,把挡住视线的头发往头顶理了一把,赫克斯爬过来,躺在他的腿上。

“我的计划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吗?你一直在反对我,是不是看到了什么?”他抓过凯洛的手,舌尖逗弄着粗壮的指节,试图讨好对方。

凯洛厌恶地把手抽开。

“告诉我,伦,我需要知道。”他坚持。

“我预见那群暴徒被峡谷的落石掩埋,仅是一个短暂的片段。”

“这么说有效。”赫克斯淡淡笑道。

“你不了解原力。”凯洛皱眉。

“既然这是你预见的未来,就意味着它一定会发生,不是吗?”


沙暴过后,天空很干净。

赫克斯在山崖边上专注地布置陷阱,凯洛在他身后不耐烦地来回踱步。


在他们的统治期间,凯洛手下的亲信逐一意外惨死,赫克斯虚伪的笑容说明一切,却无人能找到指向他的证据。

没过多久,他们统治宇宙的野望节节败退。当前线传来最后一支军队将全军覆没的消息,他们终于停止了争斗。赫克斯一言不发地瘫坐在他的身边,头倚在他的腿上。

他们沉默着,仿佛在等待灭亡的那一刻降临。赫克斯率先崩溃,主动卸下了心中的面具。他让凯洛的力量进入自己,献出自己的所有,恳求对方的怜悯与庇护。

赫克斯的记忆与感受让凯洛感到了可笑的共鸣。

韩,莱娅,卢克,斯诺克,蕾,他们都离他而去,至始至终都愿意接纳他的竟是对他而言可有可无的赫克斯。

五年的互相刺探与五年的互相折磨,他们最终在对方身上找到了一种诡异的平衡。

为表明忠诚,赫克斯的内心世界对他毫无保留。

即使失去一切,凯洛也还保有一个完美的工具。

宣告战败后他们浪迹银河系,靠运货和暗杀谋生。

往日赫克斯出外勤的次数屈指可数,第一次随着凯洛到人口密集的星区殖民地时,他吓坏了,脸埋在凯洛的肩膀上,怕被人认出来。

更怕这个星球被黑暗中的未知力量炸成灰烬。

凯洛不耐烦地把他扔了出去,头也不回地离开,无视身后突然沸腾的人群。
击毙目标,凯洛返回飞船,发现赫克斯还未归来,他不情愿地回到分开的集市上,不出所料,赫克斯惹了麻烦。

他满脸是血,护在一个年幼的红皮肤提列克女孩面前,举枪跟几个外星流氓僵持着。凯洛走过去,二话不说拧断了那几个外星人的脖子,在周围人的惨叫中拎起赫克斯,他挣扎着不肯走,直到女孩的母亲从围观的人群中窜出来抱住她。

“我真不敢相信,共和国竟然还没有彻底废除奴隶制,”赫克斯摇摇晃晃地跟在凯洛身后,哪怕遍体鳞伤,他还是兴奋不已,”如果不是你把我扔在了那群人身上,那个女孩恐怕会被卖到黑帮,我居然救下了她。“回到飞船,他还沉浸在那对母女对他笑着招手告别的回忆里。

“我警告过你不要给我惹麻烦。”凯洛暴怒,抓住对方的肩膀。他太开心了,毫不在意。

“啊,想惩罚我就动手吧。”赫克斯为自己找到了新目标而欣喜若狂,“我觉得我可以做得更多……我可以……”

“闭嘴。”凯洛把手指塞进他的嘴里,把没说出口的话全堵了回去。


南边方向的远处扬起尘土,赫克斯的目标正在接近。

他显然也察觉了,眼下炸弹已经就位,时间绰绰有余。

也许这个计划会成功,不会像过去那样。凯洛心想。

过去。

这是个令凯洛警觉的词,他的注意力从赫克斯身上移至峡谷中的哨站,有人正看向他们。

“不妙,我跟他们说我是一个人来的。”凯洛焦躁地走向赫克斯,“我们必须离开。”

“我还需要检查一下。”他仍专注于手头。

越来越多的人聚集,对着他们大喊大叫。

“他们不知道有入侵者在靠近,只看到你在这里装炸弹。”

赫克斯不以为然。

“只要我的计划成功,”他轻描淡写地说,“他们就会——”

“不,他们不会知道。”凯洛把一直忍着的话说了出来,“在不远的未来,他们仍然难逃一死。你的所作所为只会把你带入另一个苦难的循环。”

赫克斯冷笑一声。

“即使看得那么远,你仍然改变不了未来。”他用自以为凯洛听不到的声音嘲讽道。

凯洛拎着他的领子将他整个人提起,他怒斥凯洛出尔反尔,气得凯洛不由自主握紧了控制他的手。

赫克斯并未因此罢手,反而反抗得更激烈。

朝村子方向靠近的飞行器卷起滚滚黄沙,数量比凯洛预感的多出一倍,哨站的守卫正全副武装朝他们的所在地前进,更让他不安的是赫克斯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。

“就算不能全杀死他们,剩余的人也无力再战了。”赫克斯挣脱下来,急迫地检查炸弹的布置方位是否有疏漏。

“他们将转而攻击我们。跟我走,现在!”凯洛再一次抓起他撤离。

“这点人根本不值一谈,我们联手可以轻易打败他们!”赫克斯紧紧攥着引爆器。

“我们的麻烦不止他们,计划取消——这是命令!”

“你以为你是谁,凭什么对我下令?!”赫克反驳道,“你不再是银河系的统治者了,你跟我一样可悲!”

凯洛怒视他,他的眼神与语气却像过去最完美的赫克斯。

短暂的分心令凯洛无暇制止赫克斯摁下引爆器,一声巨响后沙尘迅速吞没一切。


喋喋不休的外星脏话把凯洛吵醒,残余的暴徒被从碎石和飞行器残渣中钻出来的他吓了一跳。

他迫切地在人群中寻找赫克斯的身影,这才发现自己随着爆破坠入峡谷。他在坠落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赫克斯往飞船的方向扔,原力在他们之间系起的纽带若隐若现,纽带那一头传来的哀嚎声让他胃部一阵抽搐。

“跟我一起的那个男人在哪里?”他问道。周围的人握紧了武器,没人回答。

凯洛将离他最近的人脖子扭断。其余的人吓破了胆,四散而逃,凯洛隔空捏爆了他们的脑袋。

处理完这些暴徒,他动身寻找返回飞船的路。

他有抛下赫克斯独自离去的冲动,想要彻底结束这一切。

但回到山崖上时发现飞船被转移到了哨站外的空地,他只好向哨站方向前进。

船舱里被洗劫一空,舱壁上有一些刚凝固不久的血迹,原力纽带的另一头传来呜咽声,凯洛的力量循声而去,将他连接到了赫克斯的面前。

“伦……”赫克斯赤裸的身体上布满血红色的鞭伤,一道道抓痕记录了这几个小时内他所受到的残暴侵犯。

“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到教训?”凯洛说出这番话的同时感到眼角发酸,下颚不由自主地颤抖,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赫克斯的意识在他的面前瓦解。

他暂停了连接,进入哨站。

入口的两个警卫还没从看到他的震惊中回过神就被拧断脖子,几道激光冲来,凯洛用原力拦住,翻身离开射击范围,把攻击的警卫甩到了一个足以摔死他的高度。

月下的哨站,惨叫声此起彼伏,居民们四处逃窜,却始终逃不过这场突如其来的杀戮。

随着最后一声悲鸣平息,凯洛来到监禁赫克斯的建筑内,满房间的腥臭味,分不清是谁身上的血腥味更强烈。

“阿米蒂奇。”凯洛蹲下来,看着全身发抖的赫克斯。

赫克斯没有回答他,神智不清地说着胡话。

“都结束了,走吧。”凯洛向赫克斯伸手。对方挣扎着躲开他,并在凯洛用力把他束缚在怀里的瞬间因恐惧尖叫起来。

凯洛不顾他的挣扎紧抱着他,摁住他的后脑勺用原力强迫他睡去。

周遭恢复平静,凯洛终于放声咆哮。

他用飞船里残余的水洗去了他们身上的血迹和污垢,检查了赫克斯的伤口。大多数擦伤都在他能控制的范围内,其他的伤口需要用药,意味着他们需要完成雇主的任务,需要钱。

他把赫克斯安顿好,到哨站里找回货物,四处搜寻找到了少量通用币和值钱的东西,补全水和燃料。

确认哨站里没有剩下的可用资源后,飞船升空。凯洛设置好航道,切换到自动驾驶,到卧舱查看赫克斯的情况。

赫克斯睁着双眼,无神地盯着舱壁。凯洛坐在床边,他能感应到赫克斯已经清醒,但在先前的轮番折磨下完全失去了理智。

凯洛低下头,把手放在赫克斯额头上,驱使自己的力量强行进入,寻找着赫克斯记忆里每一个发光的片段。


他看到年幼的阿米蒂奇被母亲拥抱着,脸上露出他后来不曾再有过的笑容。赫克斯本人把这个片段锁在了记忆深处,不再打开。

他很喜欢这个片段,让他开始想要保护赫克斯,但也只能看看而已。

他看到蕾·斯隆,她承诺会保护阿米蒂奇,可最终还是离他而去。

他想告诉赫克斯自己绝不会违背承诺,但他说不出口。

他看到布伦多尔·赫克斯毒发身亡,他看到弑星者基地竣工,他看到他和阿米蒂奇·赫克斯的初见,他看到赫克斯穿上了将军制服,他看到赫克斯趾高气扬地与他并肩站在最高领袖面前,他看到他们联手统治了银河系。

从这里的任何一个点作为循环的初始,赫克斯都会因为发现自己突然失去了毕生追求的一切而瞬间崩溃。

他想让赫克斯有一个新的开始,而不是沉溺于过去。

他看到赫克斯第一次随着他来到人口稠密的星区殖民地,意外救下了一个提列克女孩。即使已经过去那么久,那个女孩和她母亲的笑脸依然灿烂。

再一次的,他别无选择。


“伦?”赫克斯醒来的时候,凯洛才发现自己满脸眼泪。

“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到教训?“他声音颤抖,目光对着别处,泪流不止,“不准再到外面去了。”

“我……”赫克斯挪动了一下身体,发现自己满身骇人的血痕与周身剧烈的疼痛,不禁倒吸一口冷气,“发生了什么事?你看起来不太对劲,我的头也……”他皱眉,按住自己的额头。“伦,你没事吗?”他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凯洛。

我在哪儿?现在是什么时候?你的外貌为什么跟刚才不一样?他心里冒出一堆问题。

“你知道违抗我的后果。”凯洛压低声音,用冰冷的语调回答。

凯洛提醒自己,在某一次循环,他们亲密无间,却让他轻易地被对方的甜言蜜语操纵。最后,赫克斯再次因为无法改变现状而崩溃。

所以这一次他依旧克制住了抱紧赫克斯的冲动。

赫克斯的脸上先是呈现惊恐,随即闪过一丝愤怒,这些小情绪立刻被收了起来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他的另一只手握住凯洛放在床沿上的手,“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……我完全不介意。我是属于你的,伦。”

凯洛不愿去想他是出于哪一种目的安抚自己。

“待在床上,哪都别去,到了下一个星球我去买些医疗用品回来。”凯洛甩开他的手,抹掉脸上的眼泪,离开卧舱。



赫克斯不会明白。

循环,周而复始。


评论(5)
热度(111)
  1. 糖分補給Litter Box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Litter Box | Powered by LOFTER